拉上少女的帷幔/走进棉簌飞降的理发店/向少年摆手/他说你生活太多堆饰/自己就能放映电影时喜时悲/喜爱藏进信封/养一丛你是仙人掌的面相/就此咱们都是管不住游浪/意识停不下平淡/被人看着管不住要跑开/不喜爱拥挤偏袒角落看不见的黑/是你的灵魂有趣不被正常现象看好/请把你的左小腿绑在我这里/准许我们假装瘫软的大象/庞大的躯体没有引体向上/模样不平整/性情不全面/喝下淋上火焰的午睡/做一滩麦芽甜香的啤酒/漂浮的酒花烘烤迸裂是你手心的爆米花/终于你的情书有了落笔/

反正我们早已决定不再回去/消受不起过去/在最好的想象力里角逐/没有输没有人想要赢/隐秘在我们老去的身体/某种应该互相爱的情感/没能在一起的决...

看见手拿鲜花和玻璃樽插花的妇女/她的习惯没有持久/很快就没看见她/没闻见那舒服的花香/在那个早上她格外不一样/她的年纪和这些该格格不入/柴米油盐好像应该是标签/她存在我的记忆一面/因为那样的举止连接我们/她的生活有着新鲜/她就如同少女/原来我们都会很容易向生活妥协/照顾不到太多雅趣的精神/

看见着装突然得体的妇女/带着两个可爱的小男孩/眼睛都像她好看/稍微发福的体质不再和之前穿宽松的上衣和紧身的七分裤/经常一身适合她腰身的连衣中裙或者套装/做了发型偶尔束起来都比之前年轻许多/不知道她经历什么突然就容光焕发/从脸色的和悦/还有很少再听见她对孩子发凶的声音/其实生活还是一如既往没有过多转变/但她...

日子过得越来越像一面镜子/映出原初的自己/能够更加妥善保管清淡的气场/阳光会好的/所以要去结实灵魂清淡的人/有趣上路/还是管着闲事/会越来越少的越来越淡/始终保持相信/有用地修身/养好一副好脾性/原来看不出压缩的人流/总发梦认为他们有要去的方向/可以随性交涉/才发现出入的距离/同起初浸泡在泥塘/大部分去涨成淤泥依着本初的污浊/余下寥索的植入泥的根源又试探/发出疼痛的裂缝/从泥中绽放/

他们很惨/没有思想/无知地度过年少/荒废青春还成为草木愚夫/没有起落的位置/进来几个黑人女客户/年幼的她第二次被我看见对着鼻子扇风/而且客户还没有离开/甚至转身过来她还不停下/管闲事的心操起来就是对她一顿说/你...

© 就向风去跑|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