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嗜睡的十二月初下午,手里拿捏一把药丸,眼睛落到外面的窗户上沉淀重量,反射在远处的微光,需求希望。冰冷的液体在透明的瓶子里传送植入肉体维持接下来的时日,在这死寂的冬日里挥着沧澜的痛楚隐忍平安。

 
评论
© 就向风去跑|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