数月后

睡下和醒来

难过是真的不用提起的

当日的阴朦长途以后弄清焦灼的心智

往日各自的执意顿时虚隐淡薄

是不知道年久日深今后浮沉又要怎么翻覆

数月前

古老的村覆笼翻新的祠堂

祖母在这里长久躺下

制冷的棺柜罩着柜里的假花

生硬的身具刻画祖母岁月的谷壑


——  一月前的纪



 
评论
© 就向风去跑|Powered by LOFTER